情感

你有没有试过这样夜夜都写信给某人

2019-11-09 11:48:1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你有没有试过这样夜夜都写信给某人

我特别喜欢彭浩翔的那部充满了黑色幽默的电影《买凶拍人》,也喜欢那部由一支烟开始的爱情喜剧《志明与春娇》……毫无疑问,彭浩翔是香港影坛的1枚怪才,近期,他出版新书《一些无可厚非的小事》,新书收录了自17岁起到现在创作的短片小说、散文和信札结集。怪才导演的爱情观、琐碎平常的细节观、锋利敏锐的世事观都在书中真实出现,他以写“不正常的无聊的小事”来柔化这个这个时代的无知和傲慢。

我读完季子写给彭浩翔的这些信,突然觉得“好可怜”,但也“好幸福”的感觉,觉得“好可怜”是由于爱一个人可以爱到把自己放到很低的位置,低声的祈求,“由于爱你,你一句话,我就可以泪流满面”这样的可怜;觉得”好幸福“,是由于能够有个人去想念,本身就是很幸福的事。爱你,所以写信给你。

一辈子温顺

文|彭浩翔

《一些无可厚非的小事》

当我收到这些信时,收音机正播放着叶倩文的《一生温顺》。我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没法说话、写作。

你有没有试过这样夜夜都写信给某人

翔:

6月14日,和你吃自助餐的一天。

晚上12时许,很累。想打电话给你,又恐怕你未回到家,吵醒了你的家人。想起刚才呀,你在公园中说不舍得我走时觉得很难过。其实那一刻我想哭,但怕脸上化装会花作一团,所以又忍住了。

这大概你也没发现吧。

还有19天……

季子

翔:

今早很多啰嗦,对不起。

最近一直有点厌食,吃了东西想吐。又怕吐了更辛苦,只好吃药,可能由于这样的环境。别担心,混乱的日子总得过去,而我也不得不坚强起来。

但我需要你的支持。

还有18天……

季子

翔:

今天看了你在报章上的文章,忽然很感动起来,因为又明白你多一点。想做些东西令你感到幸福。想说,常常都爱你。

还有17天……

季子

翔:

今晚有点头痛,情绪不好。这阵子情绪都不稳定,写这封信时有些不专心,一边听walkman,一边吃话梅,一边找寻台面上的玻璃碎片,手臂又不知为什么很疼痛,头也是。我做事本来就是这般疏松,除了挂念你的时候。开始专心挂念你。好几次差点忍不住告诉你自己每天都在写信给你。幸亏还忍得住。

还有16天……

季子

翔:

Angela常常问我到底是否是在拍拖。我答不知,真的不知。记忆当中,你从未说过爱我。但我觉得跟你一起很“天经地义”,而我也不在这问题上徘徊(聪不聪明?)。直至今天Winnie约了你,我忽然感到很upset。是,我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在妒忌。本来想对你说:“关我什么事?”但怕伤了你,也伤了自己。

还有15天……

季子

翔:

太多人问我,走了后会不会回来呀,舍不舍得香港呀之类。我总答:“会回来的。”但其实,我对自己这答案都没信心。由于回心一想,我是绝对有可能在加拿大落地生根结婚生子一去不返。我的离去,如果不是因为你,根本全无顾虑。

还有14天……

季子

自私鬼:

昨晚一直在嬲你,所以没有写。

本来你昨晚打电话给我,我也以为自己真的没事了。

但后来仔细一想,原来自己的心里仍很不舒服。我明白自己是没有资历去嬲呀。但你明知我是不喜欢Winnie的。你为何总是三番四次和她出去呢?

自私鬼!憎死你!

但原来,我发现我们居然连可以吵架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12天……

季子

嬲:戏弄,纠缠。粤语中常出自女性之口,有憎、恨、恼的意思,类似于“你真坏”,编者按。

翔:

花开得很漂亮。谢谢你。

11天……

季子

翔:

今日整天都在整理东西,很忙,忙了一整天。累透了,下午看见搬运工人用纸包着那些碗碟。我在旁边看边想,不环保又麻烦。忽然想起你说过,将来你家里只会要两套碗碟。我想多好。但我妈妈一定反对,因她最爱化简为繁。

12时许,你的电话来,问我为什么还不睡,在写信给你嘛。你说我晚晚都是这样,说了睡又不去睡。嗯,对呀。那是由于我晚晚都在写信给你嘛。

10天……

季子

翔:

今晨2时40分。

很困,但想到你现在正和朋友在吃喝玩乐,睡不着。

如果我在晚上找不着你,就会很容易哭出来。好像你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。所以将来呀,要是我可以和你一起住,你别那么晚回家,我会哭的。

9天……又近了一点。

季子

翔:

我常常都告诉自己,不再由于快要分开而在你跟前哭,乃至告知自己完全不要哭,但刚才打电话给你,还未听到你的声音,两颗眼泪便豆大地滚下来,真没用。

对移民,很久之前是没有讨厌也不是很兴奋,但近几个月,开始整理东西、添置物品作准备,却有种时间快要到来的压迫感觉。很upset,全都由于你。

8天……

季子

翔:

你知道吗?今早我用了整节乐理课时间来专心想你,由于昨晚我发了个噩梦,梦见你不再和我在一起。我只有把你送给我的唇膏带在身边,仿佛有你时刻伴着我,在唇边……

7天……

季子

翔:

今天和家人去了荔园,长颈鹿本来躲在屋子里不肯出来。但我站在栏边,心中默念:长颈鹿,长颈鹿,你快出来吧,我专程来看你呀,上次跟翔来时他责怪我看不够两分钟就嚷着要走。今次看不到你大概永久也看不到了。

长颈鹿最后在我临走前出来了。多好,可能真的由于你。

听着Kenny G的“Forever in Love”,一边想你一边写信给你。希望你如果可以看到这些信的话,也会一心一意地想我。

6天……

季子

翔:

想了些你在我走后要做的事情。

1.挂念我;

2.写信给我;

3.寄信给我;

4.学煮饭;

5.写稿;

6.读书;

7.练萨克斯风;

8.自慰(不准想第二个人);

9.减肥;

10.存钱;

11.吸尘;

12.看书;

13.做色拉。

季子

翔:

下午去剪头发,然后跟你喝咖啡。买了一只米老鼠给你,现在有没有拥着它?当我想起你刚才偷看了礼物后,还装成在料想的样子,也忍不住在笑。你自己说,好不可笑?(不过可能你会忘了这一事,没关系。)

今天过得很好。现在回家后,发端还沾有你那须后水的气味。我想,以后每当嗅到这气味,就会想起你。唔,又不是,这样说不好,应该说由于你,我会记得这气味。

4天……

季子

翔:

刚才打电话给你,你说在吃东西,过一会才给我电话,不知为何,我又哭了起来。可能今天就是易哭的一天吧,家驹去世了。我记得自己曾很爱他的音乐。他的死,又令我想起原来他的音乐曾藏着我小时候很多的梦。我记得村上春树说过,人的生命实在脆弱,比人想象中脆弱很多。一些看似永久恒久的东西,原来都是脆弱得不堪一击。

季子

翔:

刚才呀,你说爱我。你知不知道感动得我哭了出来,感动得想跟你做爱,生个孩子。我会记得,永久都记得。谢谢你。

我常常都觉得自己是个有破坏没建设的人,老是伤害了人,也伤害了自己,我讨厌自己这自私、任性,不负责任、胡作妄为的性情。

但这全都因你而改变。I just want to say,I love you.

季子

翔:

这大概会是在香港给你的最后一封信了,没有甚么要说,要说的之前都说过了。

离别总难免叫人难过。但要记着,我会常常支持你、挂念你的。

最后,小心饮食,努力读书。

别拈花惹草(Winnie的事情好自为之。别张张扬扬招招摇摇)。

我爱你。

季子

本书的每一篇短文都是彭浩翔自年轻以来的生活写照,对年轻时丰富的感情经历近乎全裸的展现在读者眼前,锋利的文字对社会环境的视察,零零碎碎的生活事件,那些一件件的小事,无不会引发你的深入思考,你对生活有什么的情绪和感叹?什么是你想要的生活?彭浩翔的文字是偏执的,在他的文字世界里,没有过量感叹辞,情绪全然由平铺直述的文字所带出,然而、真正敏锐而细腻处总是不经意出现在没有发觉的换行之瞬,恍如电影流逝里的1句经典台词,轻轻掠过,却在记忆里留下无尽的回声。

对话彭浩翔

Q:介绍说这本书是您从17岁开始到近些年的文字,时间跨度如此之大,您觉得您的写作风格包括心理在这些年中有甚么变化?

A:当然,文字的技能是有着不同的变化,从十七岁的青涩,到后来比较游刃有余,但只是写作风格上的变化,反而心理上没有成长多少。到底是我没有长大,还是我年轻时已太过早熟呢?我不太肯定。

Q:您目前最喜欢自己哪个阶段的作品呢?这本书中您最得意的文章是哪篇?

A:没有说最喜欢甚么,反而印象最深入的,是当中的一篇文章《一生温柔》,那是年轻时的一段真实经历,故事很简单,也没什么情节,却总是让我常常想起。

Q:书中提到您是处女座,常常吹毛求疵,看到您对文档的要求吓到了很多人,现实中您真的会这么要求吗?是不是会因此错过什么好剧本?

A:确切,这些都是我的要求,这个原是发给我公司的编剧和助理之内部文档。记得这书在台湾出版时,编辑向我助理拿我所有文章的档案,于是我助理就把一个储存我文件的硬盘给了编辑,好让他去抄写,但不知为何当中夹着了这篇文章,而编辑看后很是喜欢,就把它一并收录下来。

首先,除公司同事或工作上需要,其实我读他人的剧本不多。而且剧本本就是要严密构筑的一个东西,要是连一个这样基本的条件也跟不上,很难让我相信你的剧本会相对精密,并能够骗到我的感情。说实话,许多时候1百个剧本也没有两个好,所以错过好剧本的机会当然存在,但坦白说,其实不太多。

Q:书中您写到了与很多女性的交往,有调侃也有感性的部份,这能体现您对感情的态度吗?现实中您经历了怎样的感情生活?

A:年轻时的感情经历确切比较丰富,固然也包含了我自己幼稚和自私的一部分,所以大部分关系都没有存活下来。伤害过很多人,也被他人伤害过。唯一感恩是,这些跌宕的感情,成了我创作的一个很大之原动力。

Q:书中有很多您的喃喃自语,自问自答,这是您的生活写照吗?这和您的电影创作是不是有关系?

A:我常在自我思考,在大脑中自问自答,这个是比较贴近我生活的模式。而我大部分创作都是这样的喃喃自语。记得年轻时做创作,曾被批评为所有创作都关于自己,也有因此而感到丢人,但后来领悟到,其实没有一个创作不是源于自己,只是风格表现不一样而已。

Q:有人说您在《志明与春娇》前创作风格鲜明,角度新颖,问题尖锐,佳作很多。而在这以后的作品丧失了之前的锐气。您是如何看待这个评价的?

A:其实在《志明与春娇》前,我的风格也很多样化,记得那时候也有人说喜欢这个,不喜欢那个。其实我没有刻意去改变自己的风格,而所谓「彭浩翔」,其实内里就有好几个不同的层面,只是需要时间去渐渐呈现出来。如果喜欢《志明与春娇》前的,而不喜欢往后的,我认为只由于他对「彭浩翔」这个人有点偏食而已。我不认为在《志明与春娇》后的东西,不代表我自己。

这个事情其实不大好自己去评价,就让观众来决定。确切是有一些喜欢我前阶段作品的观众,不喜欢我后阶段的东西,但同样地,我后阶段的东西,也展开了一些新的观众层面。

Q:在您的文章中经常会用一些比较锋利的词语,被誉为争议鬼才,您希望通过您的文字、电影等作品转达给读者怎样的信息?

其实没什么信息要转达给读者。只是我觉得创作好玩,又刚巧能够保持生计,所以就一直做下去。没有特定的信息要传递给他人,反正我不是传教士。

Q:这本书在台湾出版时的书名是《有关我在假装正常人方面的尝试》,您尝试过多少次?有哪一次「尝试」让您印象深刻?

A:大概是当年跟我太太初相识时,在头三次的约会,我都是穿了要绑带的鞋,到第四次才够胆穿拖鞋。我想这也算是一个尝试吧。

你有没有试过这样夜夜都写信给某人

今天的音乐来自叶倩文《一生的温顺》 和Lena Horne《Can't help Lovin' Dat Man》,希望你们会喜欢。

印 度印度神油

viagra007

viagra多少钱一粒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